沒有/不公平沒有人愛我

No.

我很喜歡白皇后在 Alice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的這幕。

皇后姐妹回到過去,重現紅皇后最大創傷的起點。其實是一件小事。妹妹偷吃餅乾結果掉屑屑在姐姐床邊,然後媽媽發現時就賴給姐姐。(後來姐姐就崩潰逃家才剛跑出門就跌倒撞到頭從此開啟腦袋一路變大的悲慘人生)

繼續閱讀

A Simple Favor: Gone Girl with Agency

I am sorry…not sorry, to inevitably compare A Simple Favor with Gone Girl. They are of same topic even follow a same pattern. The difference is that while Gone Girl is about Amy’s showing off her power to tease the system and society, A Simple Favor allows Stephanie to perform agency when she bumped into a ridiculous story.  繼續閱讀

前幾天看到一則推文,說有些不懂得怎麼愛自己的人一生都在尋求別人的認可;只要有人釋出一點善意,就以為那是愛情而扒著不放。(用一種是這種人的錯的語氣)*

繼續閱讀

Brotherhood has no difference from romance: watching The Death Cure.

Thomas 有正宮女友 Teresa,後來跟女友分開後開始跟 Newt 和民豪三個人用兄弟的名義在一起。Newt 只喜歡 Thomas,可是因為在三人關係裡面也對民豪產生感情。民豪喜歡 Newt 也喜歡 Thomas,Thomas 對兩個人都差不多。後來 Teresa 又出現,讓 Thomas 差點拋棄兩個男生,Newt 發現這點之後深深愛上相對專情的民豪。最後 Newt 和 Teresa 死掉,只剩民豪和 Thomas,這段關係才又平衡一點,民豪也可以接納 Teresa 在愛 Thomas 心中的地位。

我現在不相信有異男這種東西了,他們對男生的愛只是用別種名目存在。

《模犯生》心得:四段正常的人生

感謝推友介紹我去看《模犯生》。我答應要寫心得,可是想了很久都擠不出比「阿班好可愛」更有營養的話。加上大一國文老師文本分析電我們電太兇,我到現在都還有陰影,不敢寫一些自以為影評的內容。

《模犯生》的劇情——不爆雷的話——就是一群天才高中生靠著幫人作弊賺錢從小考到期末考到跨國考試,結果被抓到。但是不爆雷就很難談我想講的部分,所以以下直接雷光光。我想先談幾個零碎的感想。 繼續閱讀

我覺得是這樣啦吼,人類系學生 hen 適合做 UX

根據我對使用者經驗設計的淺薄了解,一直隱隱約約感覺人類學的訓練令人非常適合做 user experience design/research*。看到謝曜名的〈聽說心理系學生很適合做 UX?〉提及了類似的觀點,我才對於這樣的直覺比較有信心一點:

「在這類方法的掌握上,其實人類學、社會學專長的學生,比起心理系學生強得多。」

謝曜名 (2017) 摘取了幾個 UX 的關鍵字:人、經驗、情緒、質性研究法、描述脈絡。他指稱心理系學生對於「人、經驗、情緒」是敏感而熟練的,然而當代心理學發展偏重量化研究,且擅長編輯脈絡勝於描述之。
我常常開玩笑說,大眾一聽到有人讀心理系,就會問對方「那我現在在想什麼」惹得心理系同學大翻白眼,但是這個問題根本就應該拿來問人類系學生。

繼續閱讀

從日本回來後還在調適生活。

五月的假期當然很愉快也很值得。這是一件前幾年我怎樣也不想做的事,但它其實也是完成了一件我多年的願望。這段期間對我而言很重要的一件事。當然要非常感謝我的前男友——現在是我的好友——在這段時間接待我,也費盡心力地照顧我。雖然我不太跟別人說這是假期,實際上可能也沒有比在台灣期間做更少事,但這樣的生活的確對我產生了一種把過到很絕望又盲目的生活重新開機的作用。

離開至今三天,我卻覺得假期帶給我的 buff 已經用完。一回到家,很明顯地感覺到在日本被充滿的血條快速地被我媽燒乾。像是血還在身體裡面,他就點火沿著血管在體內把血燒乾。這幾天的確完成了不少事情,也成功在一天內做完其他人三天分量的事(這是我應有的正常表現),但對於很多要面對的事情都感到無力和焦慮,甚至不甘願面對的感覺也回來了。

對我來說,焦慮是最先有的。焦慮、行動,然後感到無力,依序是我大二以後生活的基調。到了大四,我開始對自己必須花力氣解決困境這件事十分反感。我不甘願要比別人努力;畢竟這些困境或先天條件又不是我造成的。我已經厭倦現實。我開始不在乎自己過得好不好,甚至不在乎怎樣可以解決我的困境。我不想花力氣解決;是你自己跑來的,請你自行消失。這段時間對外界的觀察也讓我不再在乎因果關係、否定知識,擁抱任性與反智。所有情緒中讓我最沒辦法調適或自行跳脫的,就是不甘願面對困境這種想法。

焦慮、無力、不甘願面對。每一種更後層級的想法出現就標誌著我更難恢復到功能正常且有尊嚴的生活。23 天在日本的生活帶給我很多的啟發、放鬆、成長和愛,卻在三天後就被消耗幾盡。這令我很擔心。

我還在調適要怎麼過接下來的日子,而且我不能花太多時間想。我要花多少力氣做對我人生有幫助的事?我要做多少必須用意志力來撐的事?我可以多廢?遇到挫折我要怎麼處理?

如何從24小時都一臉懵逼到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再變成一個對世界沒有期待的人

發推這三年以來,我的表達能力真的有變好很多(雖然本來就不差)但每次發推都會斟酌一次用詞和句型(和梗)真的進步很快。

雖然說我上大學以後受到學術寫作的荼毒,就不太會寫高中以前那種文學散文作文了,但我發現我在操作相關文學技巧,尤其是比較進階的修辭和意象轉換上還是很熟練。 繼續閱讀

超過麵包的一切在處理的都是情緒

前陣子生病,因為做什麼都沒力氣,吃東西都是吃提前買好的麵包加幾口飲料覺得最適合。這樣的食量說實話很小,不過似乎也夠了。病情好轉後,這樣的飲食和其他(一般)的飲食模式,我也混用了幾天。後來我發現,超越麵包的一切在處理的都不是飢餓,而是情緒。

當生活內容和生心理機能(特別是情緒)都被減到很少的時候,這一切就會很清楚。我在生病時,動作越少對我來說越舒服。所以如果我放棄吃麵包,跑去煮了四個水餃來吃,就一定是有什麼原因讓我不滿足於吃了一樣會飽的麵包。此時,四個水餃超越麵包的地方——水餃皮的口感、肉和菜的口感、醬油和醋的味道、食物的熱度——就算水餃只有四顆它負責回應到的需求都是我的情緒,而不是我會餓這件事。

後來的測試也是一樣。餓得時候其實吃到未來兩小時穩定不餓,就完成回應我的飢餓需求了。任何更多的部分在處理、回應的都是情緒。這次生病的經驗,讓我分辨出不是心情很差衝去麥當勞才叫做用食物處理情緒。超過麵包的一切在處理的都是情緒。

現在在試的是,我用生病時提前準備麵包的模式先買好接下來的幾餐。下次餓的時候先吃麵包,看看剩下沒辦法處理的情緒(若有)對我有什麼影響、我有什麼可能的方法去處理掉。

反正失敗的話,麥當勞還是在那邊。而且我現在有力氣走過去了。